青蜂侠小说
  1. 青蜂侠小说
  2. 耽美小说
  3. 拜师发的道侣真努力
  4. 41、第四十一章
设置

41、第四十一章(1 / 2)


司殷的话推翻了艾霜棠最初的印象,他说的的确是事实,不过那是五百多?年前的事情了。具体是什么?情况,因为司殷当?时太年少,心?智和实力都?远不如现在,只看到了家族是如何轰然倒塌的,更多?的线索一无所知。有心?回忆,受限于相关?的记忆实在太少,除非时光倒流让他把整个覆灭的过程再看一遍。

现在司氏一族如此凄惨,主要是因为覆灭的过程太惨烈,跌到泥尘里难以爬起来。

在司殷展开复仇之前,司氏一族残余血脉的后裔一直都?被当?做药人饲养着,在魔修邪道的手里流转,与修仙界的阴暗面勾结到一起,发展出一条利益链。一出生?便只知道自己是个卑微的药人,生?命都?不在自己手里,犹如牲畜一般,连家族都?不知道,谈何爬起,若无意外,或许会真?的就这样彻底沉沦。

正道修士确实容不下这种事情,可正道修士还容不下魔修邪道呢,这些人还不是照样一直存在。

因为“谁得利谁主谋”的关?系,让司殷一直对名门正派心?有芥蒂,直接动手的是魔修,正派也未必就干净。为了拯救被当?做药人饲养的司氏一族四处调查,见识到不少修仙界的阴暗面,难免会受到影响,对名门正派的怀疑也就更加深了。

莫名其妙被司殷捧住脸颊,艾霜棠呆了呆,这种近距离目光对视的感觉,有点奇怪啊,迷茫了一会儿后,她张开嘴,“啊——”

司殷从善如流的仔细查看一下缺了颗牙齿的地方,安慰道:“放心?,牙齿不会变歪的,一定会长得整整齐齐。”

艾霜棠眨眨眼,“师兄,你用透视眼看过了?”

司殷放开手,温和道:“我会每天关?注师妹的牙齿成?长情况,保证长出来正确整齐。”

啊,有点郑重呢。

艾霜棠严肃的一点头,“那就交给你了,师兄!”

她无意识的伸手就想摸摸空掉的位置,嘴里突然少颗牙齿的感觉很奇怪,总怀疑舌头是不是不小心?舔了。

被司殷一把抓住不安分的小手,“师妹,不可以乱摸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艾霜棠悻悻的放下手,转移话题,“所以我一开始见到师兄的时候,师兄……有点可怕……”

正确的说,是毛骨悚然,看着就不太正常的样子。

司殷轻轻把抓着的小肉手贴到自己的嘴唇上,就像吻手以示歉意,轻声道:“是我不对,我向?师妹道歉。”

艾霜棠还没来得及愕然,司殷张嘴咬了咬她的小肉手,仿佛咬过一次后就记住了这种Q弹娇嫩的口感,忍不住蠢蠢欲动。可能就像吸猫一样吧,师兄也解锁了一个人类迷惑行为。

“师兄,你知道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个变态吗?”艾霜棠冷静的问。

司殷叼着小肉手沉思?半秒,理直气?壮的说:“我们是道侣。”

“这种话,你十年后再说吧,现在说只会显得更加变态。”艾霜棠冷酷无情的抽回被叼着的小胖手,缩到药浴里唰了唰。竟然还用刚揉过她脚丫子的手捧她的脸,不过嘛,人在浴桶里,脚丫子也是刚洗干净的,肉肉平等,就不生?气?了。

司殷上身?往前靠了一些,两手压在浴桶边缘上,很有服务意识的笑吟吟问了一句:“师妹,要继续按脚吗?”

“要!”艾霜棠毫不犹豫。

司殷的按脚手艺让艾霜棠怀疑他以前是不是经常给师尊按脚,不然怎么?练出这么?一手技术,但是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,顿时感觉好像有哪里怪怪的。大概是因为师尊看起来实在太清冷孤高?了,只适合坐着让人膜拜尊敬,其他任何事情都?显得像是冒犯,哪怕是弟子出于孝心?,给他按脚。

“我还是感觉疑点很多?,比如说那个魔头。”艾霜棠一边享受着按脚服务,一边发表看法。

司殷“嗯”了一声,心?不在焉的说:“作为直接动手的人,如果计谋成?功,那魔头必死无疑,为了引司命上仙下凡故意折磨司氏族人,根本就是玩火自焚。里面肯定有某种原因,利诱收买也好,借刀杀人也罢,现在已经死无对证,没法顺藤摸瓜查下去了。”

线索非常少,找不到幕后之人去证实,推测也只是推测,属于”有可能“而已。

不论真?相是什么?,针对司氏一族的恶意都?是真?实而残酷的。

对方既然忍不住时隔多?年再次对他出手,就说明或许距离揭开真?相的那一天不远了。

艾霜棠问:“师尊是怎么?看的?”

“什么??”

“司氏一族覆灭的时候你还小,可师尊应该已经是大人了吧,而且是已经成?名的修士?从师尊的视角,他是怎么?看待这个事情的?”

这个司殷还真?没问过,说起来,他们的初见其实不太友好。

经历了司氏一族覆灭,还落到魔修邪道的手里受了诸多?折磨,好不容易反杀逃出来,却骤然听?闻仇人已经被杀了,那种即便想复仇都?找不到仇人的茫然空洞感,叫他一下子失去了人生?目标,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?办。想要振兴司氏一族,就要有实力,就得拜师,能够教授他的司氏前辈都?已经没了,剩余的族人又全都?在魔修邪道的手里挣扎,没实力根本救不出人,只是以卵击石。

此时的司殷就像一个刺猬一样,对周围的一切都?怀抱强烈的警觉性和敌意。正派修士的围剿行动诛杀了毁灭司氏一族的凶手,之后就一切照常。除了他以外,没人在意司氏一族的覆灭,顶多?唏嘘两句,感慨魔头的残忍冷酷。

这世上哪有那么?多?的感同身?受,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。

司氏的祖宅已经成?了一片废墟,长满杂草,司殷茫然的坐在大门口的石阶上,孤独,寂寞以及悲伤,受了那么?多?折磨都?没哭,这一刻却哭了起来,还是号啕大哭,哭得非常难看,稀里哗啦,涕泪横流。

师尊便是这个时候出现的,盯着司殷看,眼睛眨也不眨,直勾勾的,直把人盯到自尊心?受到伤害,恼羞成?怒。

然后师尊就像个人贩子似的把司殷绑了回去,说以后就是他的弟子了,原因是两人有缘。

这种理由司殷怎么?能接受,虽然他确实打算找人拜师,但被人绑回去是怎么?回事,谁会立马接受啊。


设置
字体格式: 字体颜色: 字体大小: 背景颜色:

回到顶部